血氣方剛的十七八歲的高中歲月,因為正年輕,卻集體被囚禁在各式各樣的牢籠之中,所以高中男生之間好像有一種相濡以沫的情誼,只要一群好友在一塊,不管多無聊的事情都可以有滋有味的一起經歷。

 

  成功高中三年三班的一對難兄難弟去補習班報了名,參加聯考前的密集衝刺班,每天七點半,狗東和小郭參雜在一大群高三學生中間,四面八方地湧向台北車站,從捷運那鐵灰色、冷硬的肚腹中走出,如植物趨光般向著開封街內的一棟大樓聚集,小郭常覺得實際上自己好像並沒有移動,因為公車、捷運、補習班大樓都是一樣的東西,冷硬而缺乏交談。

 

只有在瞄美眉的時候小郭會感受到時空真的有在移動,「看到絲襪和窄裙的時候我就知道自己還在捷運上,等看到泡泡襪和百摺裙了,我才有到了班上的感覺。」小郭常這樣對狗東說。

小郭接著說:「不過捷運上或是教室裡的女生,其實都是一樣的冷酷表情,笑都不笑一下是怎樣?她們吸引了我的目光又不理我,這樣算不算是背叛我的感情?」

    狗東對著小郭豎起中指說:「背叛是很深奧地。」

 

  班上陪著一群考生唸書的是一個女導師和兩個工讀生,三人的臉部線條都像是用焊槍焊過的,沒有表情的撲克臉,大約只留下一張嘴能夠活動,用來罵人和宣佈休息時間有多長。  

 

今天的午休剛結束,才從廁所哈完草回來的兩人就聽到了個大消息,原來女導師是別家補習班派來的商業間諜,在此處假意工作一段時間,而後帶了一大批的學生資料和教材離開,因為事出突然,所以補習班主任親自來向同學解釋,無非是要同學別受影響,專心準備考試云云。

 

  小郭和狗東並肩走出補習班大樓已經是黑夜,站在人行道邊抽煙的兩人都無言,忽然小郭冒出一句:「你當初幹嘛拉我來報名?」

  「因為招生傳單上說導師認真負責。」狗東漫不經心的應了一句。

  「那今天碰到這種導師跑路的詭異情況,算不算你背叛了我?」

  「馬的,關我屁事!是那個導師背叛了我們。」

  「背叛真的很深奧。」小郭邊抽著最後一口煙邊說,而狗東的煙頭早已彈的不知去向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o7219 的頭像
kuo7219

我在這裡裝文青

kuo72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