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部分比較專心的閱讀時光都集中在咖啡館裡(我喜歡用「館」這個字,coffee shop譯成中文,稱「店」或「廳」我都覺得太俗氣或不正經),為什麼如此﹖我也說不清,找一家心儀的咖啡館坐下看書,到底是為了書還是咖啡﹖管他呢﹗

       也許真正的原因是我比較貪心,總覺得美好的事情應該匯聚在一處,多多益善。香醇的咖啡,引人入勝的書本,令心情放鬆的音樂(最好是Jazz,樂聲別太大,歌詞也別讓我聽懂,省得分心),手邊還要備妥紙筆,方便我讀書間偶有心得,隨手抓來就有工具可資塗寫。其實在這樣的環境中讀書也偶爾會分心,因為令人感官愉快而會心有所感的事物太多了。

        剛送上的冰摩卡在高腳玻璃杯中分成三層,上層是棕色的咖啡,中間是潔白的牛奶,下層則是令人心醉的巧克力。通常我會用吸管先分別各喝一口。因為冰塊的關係,咖啡的苦味不太明顯,卻顯得淡雅,隨之而來的香氣就益發秀氣,如果有什麼飲料可以用「美好」來形容,我相信只有咖啡了。

        對於牛奶我沒有太多心得,因為平常我是不喝鮮奶的,只是喝咖啡時則是非加奶不可,和咖啡在一起時候,我會認為這種白色的液體是世界上最完美的軟化劑,有稜有角的感受會因為它而變的圓融可親。

        至於最下層的巧克力,別吸太大口,不騙妳,真的濃甜的有些膩,但是沒有人可以忽視巧克力的熱情,沒有它的佐介提味,摩卡不會成為我最喜愛的飲品,巧克力代表了人世間的狂喜,如同男性對於熱情美麗女孩的愛慕渴求。

        攪勻,三者合而為一之後又是另一種感受了。喝在嘴裡,苦、甜、溫醇的味覺次第而來,卻又並非那麼界線分明,而是成為一種合奏的抑揚頓挫,細微之處似乎已經不是味蕾所足以窺探的,於是運用更形上的精神去辯解就成了必須,一點都不顯得勞師動眾。

       咖啡寫到此該打住,因為這樣美好的事物而使我讀書分心,相信是可以被體諒的。

        回到書本,我只能說閱讀之妙委實難以形容,如果不是寫導讀、賞析之類的文章,只是純粹寫關於閱讀本身的心得,在我看來實在是難上加難,因為閱讀文字所帶給讀者的喜悅卻往往是無法用文字描述的,只能引用詹宏志在「人生一瞬」中寫得:「有些書會讓人讀了之後想要追隨。」當然原文指的是旅遊書籍,但借用來引申亦無不可,對新事物的渴求和好奇,常受限於現實的種種原因而無法親身探索,書本於是成了一扇扇的窗,讓我們從作者的眼睛看到不同的世界和心靈,我真的有過太多沉迷於作者眼中世界的經驗。

        司馬中原述說的草莽鄉野,張大春的魔幻寫實,莫言和哈金筆下的社會主義中國,柯裕棻老師對生活的細緻感觸,詹弘志明朗筆調所展現的生活韻味……。

        窩在咖啡館看書,身體沒什麼動靜,但事實上卻持續進行著我私人的、腦內的文藝社交活動,體會、感觸、想像接踵而來,我已經走的很遠了……。

        噓,別吵我,我在咖啡館看書。

創作者介紹

我在這裡裝文青

kuo72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