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高市議員的選舉隨著市長選舉一起落幕了,我是台北縣民,這次投票根本沒我的份,所以壓根也就沒去關心有哪些候選人當選,基本上我連有哪些議員候選人都搞不清楚。

  但是今天在街上等著過馬路的時候,一幅貼在公車外,尚未拆下的市議員候選人廣告引起我的注意。是個民進黨籍候選人吧,他在廣告上的姿勢很簡單明瞭,高舉右手,頭上綁條白布,不知該說他這造型是像日本鬼子還是哭喪孝子,但姿勢不是重點,吸引我眼光的是白布上兩個血紅的字:「挺扁」。

  當下這兩個字給我的唯一感受是一陣反感,但反感的原因該從兩個層面說。

  首先,我討厭陳水扁,討厭的原因眾多,不只是針對他和家人近期被揭露的許多貪污疑雲,討厭他更主要的起始點,應該是2004年總統選舉時,他無所不用其極的操弄族群議題,以及319當天的詭異槍擊案。我的畢業論文分析主題就是陳水扁的演說,對於其言詞反覆無信,深有所感,他長期言行所展現出來的,視道德與誠信如無物,更是讓我極端厭惡。

  其二,我認為這位候選人實在沒出息之至,因為他竟然把「挺扁」二字作為訴求,要知道,這就跟抱著一塊牌位選舉沒啥兩樣,難道他認為市民應該因為他挺扁,就義無反顧的支持他嗎﹖陳水扁的支持者應該另有表現支持的模式,要支持,也是直接朝向陳水扁本人,不是投票給你這個抱神主牌的傢伙。

  近代政治學的代議理論中,有一種代議模式稱為「托付說模式」(Mandate model),指的是政黨贏得選舉後,政治人物並非以自由思考或扮演一種傳遞選民聲音的管道來替選民服務。一但贏得選舉,受托付的就是政黨,則政治人物乃是執行或捍衛其政黨的政策或理念。

  用托付說的觀點看,議員可以不一定要是單純的選民傳聲筒,甚至自己也不一定要有綱舉目張的具體政見。但是,他必須要做到的是對其所屬政黨的政策理念展現忠誠,捍衛之、宣揚之、執行之。

  話說回頭,頭上綁著挺扁布條,代表了什麼政策理念﹖就算民進黨一致挺扁,這也不是政黨的政策理念啊﹗難道民進黨是用挺扁來治國嗎﹖當然不是。那麼我就只能很實在的說,這名候選人只不過是想利用陳水扁的光環來騙選票罷了。

  只會利用神主牌競選,並且將支持一塊牌位視為最主要的廣告訴求,我不曉得這種貨色當選議員有什麼用﹖話還沒說完,泛藍那些抱著馬英九大腿的,也一樣是這路九流貨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o7219 的頭像
kuo7219

我在這裡裝文青

kuo72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