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之後我們為夭折的創意驗屍

屍斑是我們潸潸的淚印

                                              by  鹿皮

 

為什麼可以寫的那麼好?

投身在所謂的創意產業中  身為copy writer

其實自我的戰爭也不過就是不停的向資本主義投降

企劃的成立與否  不停修改

其實只不過是在選擇死亡的姿勢

但我們終究沒有資格選擇生或死

我開始懷疑結構能動性的說詞

是不是一種向森嚴體制投降後的虛偽墓誌銘?

唯一令人興奮的

只有在眼見創意不停被擊倒匐地朽爛之後

我們還可以壓榨出更多的所謂創意

那是一種期待發覺底限

想要看見赤裸血肉的自瀆

創作者介紹

我在這裡裝文青

kuo72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