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到倦勤,我還真不是第一次有這種感覺了,這次我要把這種情緒拿來跟「奢侈」一起談。

 

以前當企劃,自以為是創意工作,幻想著每天的生活應該都要天馬行空,讀書、看展覽、喝咖啡應該是標準行程,但真相是以上純屬幻想,現實的企劃是每天看著客戶提供的,我再讀一次大學也不一定看得明白的資料,寫著唬死人不償命的提案企劃,然後還要被呼來換去的當執行小弟,百分之百的沒有創意可言。

 

所以我痛苦,很痛苦,非常痛苦,白髮長了一大把,每天日復一日,生活並不有趣也並不輕鬆,老闆給我的揮灑空間也極小,待遇也很爛。所以我理所當然倦勤,終於換了工作。

 

接著經過朋友介紹,我在一眾親友的驚呼聲中跑去唱片公司當宣傳,沒錯,就是有點像保母的那種唱片宣傳!好家在公司藝人不多,雖然氣沒有少受多少,但至少並不是時常要當把屎把尿的保母。

 

我在這裡遇到了不錯的主管,到職之後沒多久,在我時常要跟媒體大哥大姊往來交際的工作之中,就給了我相當大的自主空間在外闖蕩(事實上公司也沒那麼多宣傳人力,所以主管也不可能每件case都帶著我談)。相較於前一份工作,我開始明白有個好主管是種奢侈,在這個部份我沒有倦勤的理由。

 

因為做宣傳,瞬間我的人際網路擴大很多,每天的生活自由度也大為提高,相當程度上這時的我是快樂的。

 

宣傳被迫「見多識廣」,換言之就是工作內容很雜,什麼屁事都要沾上邊,啥狗屁倒灶的事都一定跟你有關,但是東搞西搞一大圈下來,白工很多(以前當企劃也常常白寫一堆案子),宣傳規劃跟預期這一類的東西,跟曝光成果大多沒啥緊密相關(這當然也許是我自己執行不力)。我被迫學到現實、油滑、看開一點,當我不在外面跟人家談合作的時候,坐在辦公室就是寄公關片、寄資料、打電話、寫一些主管要,而我不知道意義何在的東西。這個部分,我真的疲倦。

 

做行銷宣傳,手上握有多少資源(有話題性的產品、現金預算、人脈、通路,這些都是資源)非常重要。我手上資源不多,常常有心無力,但是太常感嘆也無濟於事,我慈祥如兄長的主管這時也只能安慰我,因為有些事情他也無能為力。我常常坐在位置上發呆,盯著電話與out look卻無力動作,我倦勤,體會到作為一個明星產業的行銷人員,或是手中握有廣告預算的宣傳是種奢侈的幸福。

 

就像我在自傳中寫過,傳播產業就是一個廣泛蒐集資料,而後再保裝、重整、再現的工作,很多時候真的是十分的花花綠綠啊,每天都見到不一樣的人、事、物,不過當你帶著滿滿的資訊回到公司機器之中,產製的過程就是每天的日復一日了。我相信這也是所有工作型態的終極宿命,我在當宣傳的這段時間,幾乎看過每一種樣貌的傳播圈工作:公關、記者、行銷、藝人、活動、企劃。每種職務都有他不足為外人道的辛苦,見識過一圈,搞得自己想轉行都不知該如何選擇,因為我還沒進入就見過他們的黑暗面了,我大大的倦勤。

 

現在想起我國中時的志願:我要當記者!我感到洩氣了。同時深深佩服起那些因為興趣、熱忱等等堅持,而在同一個工作崗位上堅持很久的人。在工作中長時間維持如此高的熱忱,想必是有很大的正面動力在支撐。對照起自己在傳播工作中感到倦勤的無奈,能快樂的工作真的是種奢侈的幸福。

創作者介紹

我在這裡裝文青

kuo72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