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久沒見面的好友小玲姊決定去大陸工作,在msn上她告訴我這個消息。

 

        窩在家裡的這幾天,我斷斷續續想起我跟她認識的經過,還有為什麼這一年來漸漸跟她少了聯絡的點滴。會想起這些其實跟感傷一點關係都沒有,有電子信箱跟msn的現代,我們還是可以隨時連絡近況,只要有心。

 

       反而我越想越無力的,是關於人際關係間的種種。每個時期我們身邊都有不同的許多人,在自覺或不自覺之間拋投出血緣、情感、利益,抑或是純粹機緣巧合的絲線,彼此糾纏,努力甚至吃力的想束縛住同時也逃離這許多的你(妳)和他(她),漸漸成為一張越來越大的「人際網」。

 

       當時的友情跟緊密關係,其實在當下這個時點過去之後,是很容易被淘汰的。有些持續保持聯絡,有些漸漸淡出,很自然。但是我對這種「很自然」一直感到彆扭。這種分別和從彼此生命中消逝,時常是沒什麼原因的,就只是因為時間過去,不在眼前的人,純粹沒心再去維持罷了,跟什麼交通或通訊科技發達與否一點關係都沒有。感嘆別人對自己無心的同時,我邊害怕著邊問自己為什麼也會無心。

 

        這種牽絆太複雜,只單單審視這許多關係的構成情況,我就不得不感到恐懼與疑惑:我為什麼會和這許多人有關係?聯繫起我和這許多人的關係,為什麼又有這許多?我為什麼為了某些關係而感到安慰、興奮、愉快、感動、痛苦、悲憫、遺憾、不捨、無奈……?又為什麼有朝一日我失去了曾經想緊緊握住的那條絲線,再也聽不到他或她的一切時,我卻漸漸從痛苦中平復,發現曾經這麼熾烈的去在乎的一切,原來在失去後也可以一切如常?既然可以一切如常,而且終將遺忘,那你我之前曾那麼緊密的一切又有何意義?

 

        更恐怖的是,其實這些瑣碎的絮語可以詮釋你我全部的生命位置:我織一張網,也被他者網羅,裹在一起的你和我和他,就在這癡纏中找到活下去的養份,網越織越大,包裹越來越多過往在其中,但好像並沒有越來越多的不捨,或堅持絕對無法捨棄的你我他在內,只是越來越習慣把網作大,越來越習慣「他要走就讓他走」的生離跟死別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o7219 的頭像
kuo7219

我在這裡裝文青

kuo72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